主頁|beat365亚洲版官网

分享到:

日赚1亿美元!这个行业为何能“富得流油”?

日赚1亿美元!这个行业为何能“富得流油”?

2022年06月15日 00:10 来源:中国主頁|beat365亚洲版官网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

  中新财经6月15日电(记者 谢艺观)近年来,国际运费上涨加剧了很多企业的生产或销售成本,但海运业也因此受益。

  一季度,海运企业继续乘着运价高企的“东风”,业绩“水涨船高”。

资料图:蛇口港。 深圳交通局 供图
资料图:蛇口港。 深圳交通局 供图

  海运企业能有多富?

  近日,全球海运巨头法国达飞海运集团发布的一季度业绩给出答案。

  财报显示,其报告期内总收入182.2亿美元,同比上升69.9%;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88.72亿美元,同比大涨178.6%;集团净利润由上一年同期的20.78亿美元暴涨至71.99亿美元。

  令人艳羡的业绩还发生在全球另一海运巨头马士基身上。马士基财报显示,一季度营收193亿美元,同比增长55%,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91亿美元。算下来,相当于日赚约1亿美元。

  “我们实现了有史以来最好的季度业绩表现,海运、物流和码头业务均实现增长。”马士基首席执行官索伦斯库表示。

  不只是外国海运巨头,中国海运公司同样赚得“盆满钵满”。

  中远海控发布的一季报显示,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收1055.3亿元,同比增长62.75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6.17亿元,同比增长78.73%。

  全球集装箱供应商中集集团一季度营收355.59亿元,同比上升23.19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.06亿元,同比上升13.2%。

资料图:今年前4月广州南沙港区外贸集装箱吞吐量创新高。 广州市港务局 供图
资料图:今年前4月广州南沙港区外贸集装箱吞吐量创新高。 广州市港务局 供图

  国际海运价格居高不下

  不只是2022年一季度,回看2021年度,海运相关企业业绩就已纷纷上涨。而行业高景气度的背后正是国际海运价格的居高不下。

  “新冠肺炎疫情早期时,全球贸易一度断崖式下行,航运运力大量闲置,全球船东普遍认为该局面会持续一段时间,大批退役、拆解旧船,结果国际贸易复苏较预期快很多,新船尚未造好,全球行业运力供不应求格局陡然加剧。”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告诉中新财经记者,叠加海外供应链紊乱、港口工人短缺等因素,国际运价飙升。

  国际航运研究及咨询机构德鲁里发布的数据显示,集装箱运价指数从2021年3月份的5000美元/40ft箱一路上涨,到9月份超过10000美元,创下历史高点;随后保持在9000美元上方微幅波动。进入2022年,集装箱运价指数有所回调,4月份的运价指数约为8000美元左右,但整体来看仍处于历史高位。

  上海航运交易所提供的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综合指数也显示,进入2021年,出口集装箱航运运价明显上升,特别是2021年二季度后,运价持续飙高。2022年1、2月份达到高点,此后有所回落。

截图自上海航运交易所。
截图自上海航运交易所。

  如今从中国上海运输一个40尺的高柜到美国西雅图,“预计运费接近1万美金,今年海运价格还比较稳定。”一位国际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  海运价格的走高也带动了船舶的走俏。达飞集团在过去一个季度中宣布订购16艘船舶;瑞士地中海航运公司18个月购买了169艘集装箱船。

  据外媒报道,希腊船东Harry Vafias近日表示,航运业正享受着自2007年繁荣以来的最好市场。“如果不算目前正在亏损的VLCC,其他所有集装箱船、LNG船、LPG船、原油船和成品油船都表现得非常好,而且这些船舶的价格每周都在上涨。”

  3月底,中集集团董事长麦伯良曾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,预计在去年集装箱业务高位水平上,今年数量和价格都会有所回调,但预计还是会超过行业正常水平,全球供应链紧张并未出现根本性好转,目前来看,一季度、二季度集装箱订单饱满。

资料图:宁波舟山港。 汤健凯 摄
资料图:宁波舟山港。 汤健凯 摄

  嫌运价太贵?美国欲打压海运企业

  运输需求看涨下,有媒体报道称,有货运承揽业者透露,国际大型航商正酝酿6月中旬大涨运价,涨幅目前还在仔细评估中,幅度至少是一成起跳,不排除先以附加费形式涨价。

  虽然海运行业的景气度预计还将持续一段时间,但眼下正困于高通胀中的美国,正在将“双手”伸向航运业。

 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0日报道,美国国会议员正准备加强对国际航运企业的监管,因为白宫和美国进出口商说,处于历史性高位的货运成本正在阻碍商业发展,并导致通胀加速。

  美国总统拜登近日也呼吁国会“打击”海运企业。他近期表示,运输成本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是9家海运企业控制着跨太平洋市场,它们“将价格抬高了多达1000%”。此后,拜登又在洛杉矶港说,“抑制通胀的一个关键办法是降低通过供应链运送商品的成本。”

  拜登还呼吁众议院通过参议院于3月底通过的2022年海运改革法案。该法案也是1998年以来美国针对海运规则的最大规模改革。

  “拜登等出于政治考虑做出这一决策,但若管制太多,反而会加重海运相关企业、行业成本。”梅新育认为。(完)

【编辑:苏亦瑜】
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供稿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 | 留言反馈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