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|beat365亚洲版官网

分享到:

骑行5000里 视障父亲回乡为儿子中考加油

骑行5000里 视障父亲回乡为儿子中考加油

2022年05月26日 04:29 来源:成都商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

  一个人 一辆车 一句承诺

  骑行5000里 视障父亲回乡为儿子中考加油

  38天,2520公里,骑着一辆普通自行车,从福建厦门回到四川泸州。这是一个视力残疾二级的父亲,对即将参加中考的儿子的承诺。

  5月21日晚,任中权出现在了周末放假的儿子面前。一年半未见,儿子已经1.7米高,比爸爸还高一些。

  今年52岁的任中权,是泸州合江人。一年多前,他离家时给小儿子承诺:“你好好学习,听老师的话,等中考了,爸爸从厦门骑车回来给你加油。”对此,儿子并不相信:“你把腿蹬断了都拢不到。”

  但5月21日,任中权兑现了承诺。

  一句承诺

  好好学习,中考时爸爸从厦门骑车回来给你加油

  今年52岁的任中权,幼年因生病导致双眼视力障碍。“也就能看得到3米远,3米以外就是浑的。”任中权说。他的残疾证上写着“视力残疾人”。

  任中权和有着四级肢体残疾的妻子,长年在厦门务工。妻子在一家鞋厂已经工作了16年,任中权则辗转在各个工地上打临工。2017年,任中权回老家搞种植、养殖。“也是想在家,娃儿回来有口热饭吃、有口热汤喝。”任中权说,夫妻俩一直在外面,小儿子由奶奶照料,“老一辈的思想,跟现在的娃儿不一样。”

  谁料,任中权两次创业失败,亏了10多万元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2019年,任中权还生了一场大病,发生过一次意外中毒进了医院。

  离开老家、再次前往厦门时,任中权叮嘱儿子:要好好学习,多跟成绩好的同学交流。等中考了,爸爸骑自行车从厦门回来看你。

  “他说,不可能,你把脚蹬断了都拢不到,不现实。”任中权说,儿子并不相信。

  回到厦门后,任中权开始寻找合适的自行车。“我也是骑行爱好者。1985年刚出门打工时,在重庆江津学会了骑车。”

  巧得很,今年年初,房东邻居收拾出一辆凤凰牌二八大杠自行车,准备当废品卖掉。“双杠,可以承重300斤。”任中权说,房东邻居出价60元,他赶紧买了下来,然后简单更换了钢圈,修整了一下。

  有了交通工具,任中权开始筹划出发。花151元买了帐篷,花300元买了自行车备用零件、内胎、打气筒,也备好了反光背心、强光电筒和防身装备。“我在朋友管的公司做了一段时间,挣了4200块钱。”

  出发前,妻子并不赞成。路那么远,身体也不好,万一在路上出意外,家里都不知道。但任中权坚持,“儿子刚刚过叛逆期,现在懂事、稳重了些,要是不完成许诺,儿子只会记得爸爸说谎、爸爸说话不算数”。

  4月14日,任中权一个人蹬着车,出发了。

  一路艰辛

  一个人一辆自行车,翻山越岭,行程2500多公里

  任中权从福建厦门出发,进入漳州漳浦县、云霄县,又从漳州平和县进入广东梅州市大埔县。

  他原计划从广东揭阳,一路到广西、贵州,回四川,但因为部分地方疫情管控,任中权不得不重新规划,从江西赣州到湖南株洲、娄底,进入贵州铜仁、习水,最终抵达四川泸州合江,“多走了好几天”。

  从出发开始,他就在短视频平台记录自己每天的行程。第一天,路过大女儿所在的县城,但没敢去。“去了我的车就‘没有’了(被大女儿没收)。”任中权说,视频一发出来,大女儿就看到了,赶紧给他打了电话。

  任中权的全套装备,连车带行李,大约有120斤。最大的补给,是水和干粮。“大瓶的矿泉水,一次要买三四瓶。”任中权说,出发时,在福建、广东,全程都30℃以上。进入湖南,只有20℃多一点。到了贵州,最冷的时候只有12℃。任中权只带了两套短袖、一套秋衣。

  任中权记得,在江西一段山路,全程花了7个小时,没有遇到一辆车一个人,一边是山崖,一边是小溪,只听得到流水的声音。

  在贵州铜仁石阡县,爬山路,任中权推着车,走在绵密的细雨里。虽然雨不大,但慢慢透进了雨衣,任中权冷得发抖。中途,在一户农家屋檐下躲雨,那户人只有一位老人在家,老人给任中权搬了条凳子。但是越坐越冷,任中权担心体温下降厉害,只好继续推车往前走。

  翻过山,又是大雾,能见度不到1.5米。还好,任中权带了两套反光背心。“太可怕了。”任中权心有余悸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一个镇上,任中权住进一家宾馆,请老板找来一块姜,熬姜汤驱寒。老板一听他要骑车回泸州给儿子中考加油,主动把100元一晚的房费降成了80元,晚上还免费给任中权做了一顿饭,“炒了肉、素菜,还有排骨汤”。

  让任中权感动的,还有在疫情防控卡点受到的照顾。去年,任中权所居住的厦门某社区遭遇了本土疫情,他主动参与了32天的志愿者工作,这次骑车回乡途中,在卡点扫码登记、出示核酸检测报告时,工作人员看到他的志愿者经历,双方都觉得很亲切,邀请他在卡点休息,给他拿水、拿吃的,“就像到家了一样”。

  在贵州习水208国道上,到处都看得到落石砸到地上形成的坑,有的刚刚被修补上。任中权说,全程28公里,起码有20公里都是这样的路况,他都没敢停下来拍照。

  就这样,天晴搭帐篷,下雨住宾馆,最长的一天骑了112公里,最短的一天翻了35公里山路。

  一路辗转,原计划2340公里,结果走了2520公里,历时38天,其中骑行了33天,休息了5天。5月21日,任中权终于回到四川泸州合江县。

  一份遗憾

  想留在家乡再创业,好好陪伴儿子成长

  “我本来是打算5月23日到的。”任中权说,5月21日进入合江,找到医院做完核酸,本打算住一晚的,又担心来接自己的亲戚朋友太多,影响疫情防控,就没给大家打招呼,悄悄地骑车回了家。到家时,天色已晚。

  周末放假回家的儿子,看到父亲真的出现了,十分惊讶。“他还是不敢相信。”任中权说,他骑行到湖南时,有媒体采访报道,主頁|beat365亚洲版官网被其他家长看到,转发给了老师。“老师给我打电话,让儿子也跟我说了两句话。”任中权说,儿子在电话里叮嘱他注意安全。

  说起儿子,任中权语气里带着遗憾和愧疚。一直以来,儿子都留在老家,作为家长,他疏于照顾和管教。这次中考前夕,老师让家长帮着孩子选报学校,任中权才发现,儿子成绩如何、特长是什么、对什么感兴趣,他都知之甚少。父子间有些生疏,尤其儿子到了叛逆期,和家长的交流更少。

  这次见父亲真的兑现承诺,骑车回来,儿子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马上帮爸爸收拾了房间。周日早上,儿子和同学赶集买生活用品,下午回学校,任中权有事耽误了,没能和儿子好好坐下来聊一聊。

  任中权说,安全骑行到家,对他而言,是一次挑战。对儿子来说,他希望是一次坚持不放弃的鼓励。“不管他这次考得怎么样,只是希望(通过兑现承诺)能够鼓励他。”任中权说,即使儿子中考考差了,也有家长的责任。

  这一次,任中权希望能够在老家进行第三次生态养殖创业,能够留在儿子身边,陪他读书。

  “考完了,暑假就让他去厦门和他大伯一起,去工地做装修,锻炼锻炼。”任中权说,他因为视力障碍失去了很多,一直希望儿子能够好好学习。去体验体验建筑工作的不易,才能懂得更好地学习。“有了文化,才能为社会作贡献。”

  成都商报-红星主頁|beat365亚洲版官网记者 于遵素

【编辑:田博群】
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供稿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 | 留言反馈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